• logo
甌網首頁 > 新聞中心 > 溫州新聞

朱樂峰油畫展將在樂清開展

2019/11/27 07:31 來源:溫州商報 編輯:單暉 瀏覽:1873

 
 

《山水履印——朱樂峰油畫展》將于12月1至10日在雁蕩小鎮久養美術館舉辦,作品反映朱樂峰畫家以山水為主題的寫生與創作。12月1日下午3點將舉行浙江當代油畫院雁蕩山寫生基地落戶及國內油畫名家雁蕩山寫生采風活動儀式。

朱樂峰,樂清虹橋人。現為浙江省油畫家協會會員,北京油畫學會會員,北京畫院白羽平工作室專業畫家。曾舉辦過“南游北學——朱樂峰油畫展”“一畫一世界——朱樂峰·朱樂群畫展”“傾聽自然——朱樂峰、胡伯灶油畫展”等畫展。

原中國美術學院繪畫學院院長楊參軍這樣評價:他的南北閱歷使他油畫語言風格變化不斷,早年的人體寫實而具有某種風格化的特征,后來又將視覺投向了雁山甌水,投向了江南的土地,他畫風景畫,常將觀察自然與對中國傳統山水畫的特征理解互相呼應,他不是如實這般描繪對象,而將物的形象融化在畫面的整體結構和氣韻之中,因此他的畫面總表達著精神宏達的意境,這是在真實的風景之中很少見而在中國山水畫中常見的一種意境。麗娟

朱樂峰: 在富春山水中追尋畫之夢

“他擅長油畫創作,作品靈動耐看,筆下的山水動、虛、寫、境,他用畫筆記錄自然之靈,盡情表達自己對江南山水的熱愛。他是朱樂峰,山水畫家、富春山水油畫院院長。2012年—2015年,他在北京、杭州、青島以及老家溫州,舉辦過多次個人畫展,如今他隱居富春山水,在詩與道中追尋自己的夢想。

記者:朱老師,您好!您把工作室從北京搬到了杭州富陽的公望藝術園,這里非常安靜,又富含文化底蘊,還有許多中國美院的藝術家可以交流。

朱樂峰:去年我把工作室從北京搬到了這里,終于可以親身體驗黃公望筆下的富春山水。有幾個原因:首先,我本身是南方人,出生于浙江溫州;第二,我繪畫的題材以表現南方山水為主;第三,富春山水是南方的具有代表性的風景。

在富陽和桐廬,沿著富春江兩岸,感受日出日落、云卷云舒、潮漲潮落,使我深深地陶醉,最近一直在著手富春江風景的油畫創作和寫生,計劃再多積累一些作品,通過舉辦主題畫展,呈現給觀眾一個我眼中的富春畫卷。

記者:您自幼愛好繪畫,畫畫也一直是您心中的夢想,這離不開您父親的支持和引導吧?

朱樂峰:我的父親是一名中學美術老師,自幼便把我往繪畫的道路上引導,他對我的涂涂抹抹很支持。我記得小時候學畫,父親還特地托人去上海買素描紙,很辛苦地帶過來。父親從小教我畫速寫,并且帶我到集市上畫速寫。速寫使我的造型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而且鍛煉了自己的膽量。現在寫生圍觀的人再多也不會對我有影響。

記者:在2006年以前,您因忙于生計而撂下了畫筆。而在2006年,您毅然放下工作,專心開始了您的藝術追夢旅程。這樣的轉變,是經歷了怎樣的思考呢?

朱樂峰:我參加工作較早,以前在電影公司做宣傳工作,大部分是手繪海報。當時,電影公司鼓勵我們創作電影海報,經常會做一些全國性的電影海報展覽,也很重視我們這批業務骨干,送我們到省里進行專業培訓,請中國美院的李以泰老師等給我們上課。培訓結束后,還讓我們在杭州的新新飯店住了一個多月專心創作。我的電影海報《殺人狂》曾獲得華東六省一市電影海報創作大賽二等獎,讓我受到了很大的鼓勵。

后來,電影行業開始越來越不景氣,迫于生計,我也曾下海經商,做過很多不是自己喜歡的工作。而繪畫的夢想一直藏在我的心中呼喚我。在家人的支持下,2006年,我毅然拋下所有的事情,義無反顧地開始追尋我的繪畫夢。

記者:您曾南下廣州美院學藝,之后又進入了中央美院徐悲鴻畫室和清華美院學習。2011年后,在中國人民大學藝術學院研修油畫。2013年,您師從北京畫院白羽平老師,遍訪名師名校,這段求學經歷在您的繪畫人生中是一段升華之路。

朱樂峰:我在廣州美院學習之前,已經有了比較好的繪畫基礎,但在學習過程中,我發現了自己很多的不足。學無止境,于是就有了北京的求學之路,也有了在人民大學舉辦的《南游北學》朱樂峰油畫展。

記者:這段時間,您繪畫風格也有了轉變?

朱樂峰:在廣州美院和清華美院時,我畫人物、人體比較多,而且以寫實為主。后來由于兩個原因:一是畫人物條件會受到諸多限制,再者,自己本身也比較喜歡畫風景。到人民大學時,我的導師王克舉先生是一位風景大家,這時我已經開始轉向風景畫了。后來,跟隨白羽平先生,他也是風景大家,所以最后我的方向完全轉成了風景畫。

記者:您傾心于戶外寫生,親近自然,在畫面中追求一種詩意的表達。在您的創作中,既吸收了中國傳統山水畫的精華,還有自己強烈的個人油畫風格。

朱樂峰:我的家鄉山清水秀,雁蕩山更是天下名山,從小我就樂山好水。南方的山水和北方的山水有著很大的區別。南方山水更清秀、奇峻、多變,北方更加宏大、瑰麗、多彩。用油畫色彩表現北方山水,現在已有很多佳作。如何更好地表現南方的風景,許多畫家正在這一領域開展積極的嘗試和探索。

傳統的中國畫在意境上給了我很大的啟發。國畫中的起承轉合和畫面呼吸、節奏,都使我受益匪淺。其實中西方的畫理是相通的。在創作構圖上,我喜歡大視角、大傾斜,更能增強畫面的勢和動感,能生發無窮之意。我利用油畫的刮、堆、砌、流等技法,借鑒中國書法的筆意,以大潑墨和精微刻畫相結合的方式,表現自己心中的意象和自己對山水的理解。我很喜歡中國書法,書法的書寫性和線條的生命力,也能在油畫上得到運用。

記者:您強調畫面的意境與詩意,畫由境生,境由心生。其實每一幅畫都是一首抒情詩。據說您寫生時也隨身攜帶唐詩,借助詩歌醞釀情感創造意境。

朱樂峰:中國是詩的國度,畫是無聲的詩,詩是有聲的畫。自古詩畫相連。詩人王維詩中有畫、畫中有詩,他被后人尊為國畫南宗開山鼻祖。歷史上的國畫大家首先都是詩人,國畫和油畫雖畫種不同,但意境是想通的。所以,讀詩、學習傳統文化能提高自己的文化素養,是畫家的必修的功課。

此外,宗教對中國文化的影響很大。中國最早的《詩經》已經構筑起中國人的文化底蘊。后來,由于佛教的傳入,中國文化就帶有了佛教的色彩。我喜歡王維的詩,他的詩帶有禪的味道,很有意味。而這種朦朧的意境和境界,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記者:親近自然,在自然中汲取靈感,才能真正體會到中國山水的韻味所在。

朱樂峰:我非常喜歡自然,自然是一切藝術創作的源泉。元代大畫家黃公望終日只在荒山亂石叢木深筱中坐,意態忽忽,人不測其為何。他這樣沉酣于自然,所以他的畫能“沉郁變化,與造化爭神奇”,創作出傳世名畫《富春山居圖》。

記者:選擇藝術的道路是需要很大勇氣的,在現代浮躁的社會中,您能做到堅守自己,追逐自己的夢,既是幸運的,也是苛刻的,更是難得的。

朱樂峰:選擇繪畫藝術是要有奉獻精神的。在如今的物質時代做一個職業藝術家要犧牲很多東西,這一切都源于自己對繪畫的熱愛。畫畫這條路說實話還是比較窄的,大部分人美院畢業后都不選擇做職業畫家,而是選擇做設計。不是真正喜歡,是很難堅持下去的。

畫畫是非常有魅力的一件事,享受陽光,享受自由,做自己想做的事。畫畫和攝影不一樣。畫家就是畫布的主人,可以在畫布上盡情表達自己的想法。而設計也不一樣,設計不能隨意,要尊重客戶。另外,在畫畫的過程中,通過與自然交流,完成一張自己滿意的作品,在畫作完成的那一刻,內心的滿足感、自豪感和成就感,一般人是體會不到的。

記者:很多畫家都說,旅行是獲取靈感最好的來源,旅行是一個不斷更新血液的過程,大山大水觀賞多了,心胸也會跟著開闊起來。您經常會去旅行作畫嗎?

朱樂峰:2011年的時候,我對川藏的題材很感興趣,一個人踏上旅途,做了一回獨行俠。先后去了沿海及云、貴、川、藏,并和當地牧民同吃同住,體驗生活。一待就是兩三個月,在當地租房子,寫生,拍照片,畫風景和人物。一開始是一種獵奇心理,對異域風光很好奇,剛開始時很興奮。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有了些許迷茫。因為有好多人都在畫這種題材;另一個原因,是我發現自己走馬觀花體驗式的生活,對這類題材的深入挖掘還是不夠的。

于是我停下來審視身邊,我生活在浙南,對江南山水的氣息很熟悉,而且用油畫表現江南山水的不多,所以后來我轉向用油畫表現江南山水。最近幾年,很少出去,以家鄉山水為主要創作素材,以身邊的山川河流為寫生對象,捕捉創作靈感。

韓一丹

相關新聞

  • 聲明:凡本網注明轉載自其他媒體的作品,轉載目的在于傳遞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Copyright © 2009 - 2013 wz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辦[2001]19號浙ICP備09100296號

地址:溫州公園路日報大廈1204室 值班電話: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

尊龙手机版 |尊龙d88就是博--d88尊龙手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