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甌網首頁 > 新聞中心 > 溫州新聞

諾獎得主謝爾登·格拉肖在溫中講故事 純科學對高質量發展會產生深遠影響

2019/10/28 00:29 來源:溫州晚報 編輯:王一川 瀏覽:4386

 

昨天上午,88歲的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謝爾登·格拉肖,拄著拐杖,在隨員的攙扶下,登上2019世界青年科學家(溫州)峰會科學分享會講壇。在震耳的掌聲中,這位滿頭銀發的著名科學家開講《科學與意外發現》,他似乎突然注入了一種青春的力量,兩眼明亮,聲音宏亮,一只手插在褲口袋,一只手拿著話筒,站著講述一個又一個科學發現或者人生哲理故事。

□晚報記者

王若江/文

溫州都市報記者

鄭鵬/攝

情商

遠超“謝耳朵”

謝爾登·格拉肖是世界著名理論物理學家,被稱為“粒子物理標準模型”之父,1979年獲諾貝爾物理學獎。他的主要研究領域是基本粒子和量子場論,研究成果廣泛應用于空間實驗室、超導電磁、新型磁性材料等領域。

謝爾登·格拉肖的講座在溫州中學800人報告廳舉行。對于謝爾登·格拉肖這個大名,一般人或許陌生。但說起熱門美劇《生活大爆炸》里的人氣最旺的“謝耳朵”——謝爾登·庫珀,卻廣為知曉,一位溫州中學學生說,很多同學都知道,謝耳朵,擁有187的智商,11歲就上了大學,15歲成為德國海德堡學院的客座教授,對量子物理學倒背如流。但是情商很低。

而謝爾登·格拉肖也是少年天才,從小就對科學有強烈的興趣,在家里的地下室建立了自己的化學實驗室。15歲時,他上中學后,組織了一個科學幻想俱樂部,出版中學科學幻想雜志。

不過,謝爾登·格拉肖否認了他就是“謝耳朵”:“我和我妻子都喜歡看電視,但我沒有看過大家熱議的《生活大爆炸》,很多人都在說‘謝爾登·庫珀’就是我。其實我的生活和謝爾登是不一樣的。‘謝爾登·庫珀’可能是我和布朗大學教授利昂·庫珀藝術結合的縮影。”

謝爾登·格拉肖確實與“謝耳朵”不一樣,讓人感覺到智商、情商皆高,特別熱愛生活。有溫州中學學生問,您人生中印象最深刻的事是什么?謝爾登·格拉肖笑言,獲得諾貝爾獎當然令人印象深刻,但不是因為獎金,不是因為榮譽,不是因為責任,而是獲獎以后的慶祝派對上,能夠和孩子一起玩耍,和妻子一起跳舞,“我和我的妻子好像王子和公主般地過了一個星期”,至今回憶起來都很激動。

謝爾登·格拉肖似乎還是“追星族”。他說:“人們看到明星、名人都會很興奮,我也不例外。我本人見到像好萊塢電影明星安吉麗娜·朱莉,還有著名的球星、體育明星、億萬富翁等也會興奮。這個我覺得是正常的,科學家沒有文娛明星這么多粉絲,我覺得也是正常的。”

講了一連串

科學發現故事

謝爾登·格拉肖是講故事的高手。在《科學與意外發現》(Science and Serendipity)報告中,謝爾登·格拉肖一開始就講故事:“神話故事中,斯里蘭卡的3個王子在旅行時,總是通過意外和智慧發現他們并未刻意尋求的珍寶。”。他說,英語中Serendipity一詞,源于斯里蘭卡的舊稱Serendip,就像Serendipity所描述的,偶然的科學發現好比“偶然發現珍寶”。科學探索的道路上探險也是這樣。

謝爾登·格拉肖講了一連串的故事:還有,英國天文學家威廉·赫歇耳,曾是一名成功的音樂教師,突然間,他的興趣轉向了天文學。他在1781年發現了天王星,隨后又完成了對5000多個星云的分類。最后,赫歇耳又因為一個純粹偶然的發現而聞名于物理學界。赫歇耳知道太陽光會發熱,但他想弄清楚是特定顏色的光轉化成熱呢,還是幾種顏色的光合在一起轉化成熱。1800年,他用分光鏡將太陽光分解成各種波段的光譜,并在不同顏色的光譜區域放置溫度計,但非常偶然的是,光譜區域以外的地方也有溫度計,他突然發現一個在紅光光譜區域外的溫度計上顯示的溫度最高,由此他發現了紅外輻射。

謝爾登·格拉肖還從身邊的食品、藥品說起,講述了偶然發現糖精、青霉素等故事。

謝爾登·格拉肖對通向科學發現的兩條路徑作了簡潔闡述:一些井井有條的科學家從事預先設計好的研究,他們首先仔細思考,然后再尋找;另外一些科學家在探索自然時頭腦更為開放,他們首先仔細觀察,然后再思考。絕大多數成功的科學家會交叉運用這兩種極端方法。

一位聽眾說, 謝爾登·格拉肖通過一個個科學發現故事,講述了創新文化。

純科學

會產生深遠影響

有學生提問:如何努力才能成為像您這樣科學家?謝爾登·格拉肖分享了自己的求學成長經歷:18歲,高中畢業后進入康奈爾大學,對名教授都去給研究生開課不滿意,就提前選修了量子場論等研究生課程。22歲,進入哈佛大學學習,在著名物理學家施溫格指導下,選取“基本粒子衰變中的矢量介子”作為自己的博士論文題目。1958年獲博士學位后,到丹麥的理論物理研究所做了兩年研究工作,發現了關于弱電統一理論的模型。

謝爾登·格拉肖說,他除了掌握扎實的理論外,更重要的是找到了可以與之學習和共事的最好的導師(團隊)。心儀老師的引導對謝爾登·格拉肖科研工作起到了重要的奠基作用。

謝爾登·格拉肖這幾年經常到中國考察、講學。他說:“我知道一直有這樣的聲音,什么時候中國人能再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我想會有的。就我個人經驗來看。我帶過幾個中國學生都非常優秀,他們有的已是世界級的科學家。如果未來會有人建造出一臺新的大型粒子加速器,我希望這將是一個中國人。同時,我也很期望,下一臺環形質子對撞機誕生在中國。”

謝爾登·格拉肖還講起有關法拉第定律(電解定律)的故事:“當法拉第定律被發現時,英國女王問法拉第,你的探索發現有什么用?法拉第說,我不知道,但我想有一天將可以通過電收稅。”

謝爾登·格拉肖話鋒一轉:“我想提醒很多支持科學家的機構,政府部門也好,大學也好,企業、創投方也好,純科學和數學研究可能看上去很抽象,而且沒有商業價值,但它們最終會對社會變革、經濟高質量發展產生最深遠和意料之外的影響。比如,很長一段時間里量子力學的影響僅局限于小圈子內,科學家個人也沒有多少獲益。但到今天,基于量子力學產生的經濟效益占了全球國民生產總值的三分之一。”

和蘇步青

英雄所見略同

謝爾登·格拉肖結束報告后,記者請教:“您在哈佛大學攻讀物理學碩士時,為什么將很多時間花在學習文學,并選修中國音樂課?”

謝爾登·格拉肖說:“難以想象一個工科科學家如果只會工科,他能作出什么成就。我身邊的科學家都有著廣泛的愛好。科學家也需要具備必要的人文修養,學習文科的人也應該對理工科有所了解。做科研的同時,也應該了解歷史和文學。如果不了解人文,那他的科學之路也走不遠。”

有一位老師說,大師所見略同。溫州中學杰出校友蘇步青也非常重視人文修養,他剛上任復旦大學校長時曾發表“就職宣言”:“如果允許復旦大學單獨招生,我的意見是第一堂先考語文,考后就判卷子。不合格的,以下的功課就不要考了。語文你都不行,別的是學不通的。”

謝爾登·格拉肖還說,在波士頓大學,一些最好的研究者和學生都來自中國。與美國學生比,中國學生的數學水平及理解能力非常高,但美國學生致力于以不同的方式解決問題,這兩種方式應該綜合。具體說到物理專業的學習,中國一些學校教育在理論上傳授上很重視,學生的實踐和動手能力如進一步強化更好。

謝爾登·格拉肖有4個兒女。小兒子曾在南京大學學習中國歷史和藝術,但后來組建了一支樂隊玩起音樂。雖然沒有子承父業,但謝爾登·格拉肖非常鼓勵孩子們自由地選擇人生道路:“至關重要的是,要確保自己從事喜歡的工作。”

相關新聞

  • 聲明:凡本網注明轉載自其他媒體的作品,轉載目的在于傳遞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Copyright © 2009 - 2013 wz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辦[2001]19號浙ICP備09100296號

地址:溫州公園路日報大廈1204室 值班電話: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

尊龙手机版 |尊龙d88就是博--d88尊龙手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