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甌網首頁 > 新聞中心 > 溫州新聞

一支不滅的紅燭——追記邵永銀老師

2019/09/27 07:40 來源:溫州日報甌網 編輯:楊凡 瀏覽:2988

邵永銀在上課。
溫州市第二十一中學,五樓辦公室。

三天前,已經畢業五年的方鵬,默默地回到母校,在邵永銀老師的辦公桌前,足足垂首呆坐了一個多小時,久久不愿離去。沒能及時趕回見老師最后一面,成了他終生的遺憾。

邵老師辦公桌一塵不染,一個水杯、幾本歷史書和第三周的教學進度表,還有未改完的高二歷史試卷整齊地摞放成兩堆,椅子上淺藍色的靠墊靜靜地擱著。

連日來,不愿相信他已永遠離開的學生們,時不時地會在辦公桌前站一站,那一疊試卷,大家一直不舍得分發下去,似乎只要還放著老師就隨時會回來加班工作……

為見最后一面

400名學生從各地趕來

永嘉碧蓮,秋意漸濃。

9月18日晚,攜帶多個病危通知,邵永銀被救護車送回老家碧蓮。

這個消息似平地響驚雷,炸痛了溫二十一中師生的心。

邵老師從業18年,桃李遍天下,學生們紛紛從四面八方趕回,希望能見老師最后一面。

“當時我在深圳出差,整個人都懵了,馬上訂了第二天回溫州的機票。”畢業已經7年的李君白,歲月從沒將老師在她心中的分量沖淡過。提起邵老師,她再一次泣不成聲,“他真是一個特別特別好的老師,永遠不急不緩,溫和而堅定,像大海一樣包容著我們的任性。因為他,我們度過了人生中最美好的三年。”

當晚,40多名學生,迅速集結,趕到碧蓮。

第二天,100多名學生陸續從外地趕來。在學生們期盼、焦灼的目光中,邵老師的精神突然振奮起來,和他們一起回憶高中的時光。他記得每一個學生的名字,一一詢問他們的近況,甚至還和在西班牙、美國、英國等國無法趕回的學生一一視頻通話,安慰孩子們不要擔心,笑著相約回頭再聚。

9月20日凌晨,42歲的邵永銀在家人和學生的守望中,與世長辭。

那一刻,正在上海回溫路上的方鵬,急得快哭出來,他那么急切地想趕回來見邵老師最后一面。他似乎又回到了高二那年,他和當時的班主任鬧得很僵,心情特別低落。分班后不再教他的邵老師知道后,主動找他聊天,他就一直哭一直哭,也不知為什么,邵老師溫和的兩句問話,似乎把他內心的壓抑、苦悶、委屈都一股腦兒帶了出來。方鵬說:“雖然老師只教了我一年,但我很懷念那段時光,他真的特別包容、耐心,從來不罵我們,他把我們班級弄成一個家,總是最早一個來到班級,最遲離開。不管什么時候,我們去辦公室找他,他都會在的。”

遠在英國讀書的吳純楓得知邵老師的噩耗后,哭著拜托媽媽代她參加老師的喪禮。“如果沒有邵老師就沒有現在的她!”吳純楓高一時,按同學們的話說是個“網癮少年”,晚上網吧通宵,白天到學校睡覺。“這么讓人頭痛的學生,一般老師都不愿意要她,只有我們邵老師要她。大概有一年多的時間,邵老師中午差不多有一半時間都會陪著吳純楓依在教室外面的欄桿邊談話。甚至為了她,邵老師還下載了游戲英雄聯盟APP,每天都會上網搜一搜她的賬號,如果看到她上網,中午就找她聊天……”

邵永銀的包容、耐心、堅持,如同春風化雨,潤澤同學們的心田。真誠的付出,漸漸在學生的心中生根,開出溫暖的花,那么燦爛奪目,生機勃勃,一直陪伴在他們漫長的成長道路上。

邵永銀的辦公桌。

因為榜樣力量

班里三分之一學生選擇當教師

邵老師離去的這幾天里,學生許利欽一家人都在幫著張羅邵老師后事。許媽媽甚至連續4天,天沒亮就坐大巴從市區出發去碧蓮,晚上回家都已11點多。大學畢業剛一年的許利欽,現在是溫州育英國際學校的體育老師,當年,他是二十一中出名的“問題學生”,脾氣特別暴躁,動不動就要跟別人干架。高一文理分科時,他揚言不分到邵老師班就不讀書了。為此,邵永銀親自到政教處指名要了他。“邵老師的性子特別溫和耐心,他會慢慢地跟你說,今天不行,明天再說,他就這樣慢慢磨平了我的性子。他說‘許利欽,你可以成績不好,但不能人品不好!’這句話深深地影響了我。”

畢業后,許利欽還經常與邵老師聯系,電話一打就一個多小時,有什么迷茫的、想不通的事,和邵老師聊一通似乎就都能放下了。

邵老師有很多學生,像許利欽這樣最終選擇了教師這個職業。僅他擔任班主任的2012屆(6)班,就有三分之一學生已經踏上講臺。

多年之后也成了歷史老師的陳安情,如今在南浦實驗中學執教。她說:“邵老師上課幽默風趣,知識點講得既清晰細致又條理清楚,所有的學科中,我的歷史成績最好。畢業后我還經常請教他,我總是在努力學習模仿他,希望能成為像他一樣受學生歡迎的老師……”

這幾天,高三(2)班的男生劉憬每每經過學校二樓的大平臺就不由自主地慢下腳步,想起邵老師笑瞇瞇地站在欄桿前,搭著自己的肩,輕聲細語地說著。

“老師,我以后也想像你一樣當一名歷史老師!”

“那你可想好了,當老師注定要清貧,不過那種將學生教好的喜悅真是極好極好的……”

這個大男孩泣不成聲地說:“高二上學期結束的時候,老師高燒住院,后來知道我們沒考好,還托班主任向我們道歉。邵老師說對不起我們,怎么是他對不起我們呢?明明是我們考砸了對不起他,明明是他每天晚上9點40分了,還一個人坐在辦公室等著我們,生怕早走一步,我們有問題找不到他……”

在邵老師彌留之際,許利欽輕輕地摸著他的肚子,這是絕癥的唯一外部表現——清瘦的他卻有著異于常人的大肚子。許利欽哭著說:“我第一次感覺自己這么沒用!我能為他做什么呢?”在那一刻默默地跟自己約定:“我會盡自己最大努力,成為像邵老師一樣的老師。”

2013年,邵永銀和學生玩游戲的照片。

為了懷念老師

500篇紀念文章持續接力

連日來,在溫州二十一中釘釘大群和各微信群里,學生和同事們發起了一場“特殊”的接力,500多篇文章里滿是悲傷和不舍。

“總感覺他還在我們身邊,有什么困難,他還會隨時愿意伸出溫暖的手幫助我們……”

“18年間,他不爭名利云淡風輕,評任何榮譽總是先推他人,改卷改到凌晨三四點,得了重病還搶著超課時,疏導學生心理常忘了吃飯……”

“每次上公開課,他都會不厭其煩地幫我磨課,一次、兩次、三次……同樣的內容,連自己都會不耐煩,而邵老師總是認真聆聽,然后給出指導意見……”

……

同事們說,懷念他,是因為他真的很暖很善很好。

在朋友圈、在各個微信群、在微博上……各屆的學生們也在用自己的紀念文字表達哀思。

“從沒見過像他那樣耐心的老師。”

“他的歷史課激情而有趣。”

“上課有回答不了的疑問,他會用幽默的話替我們化解尷尬,課后卻會抓得很嚴。”

……

在學生們心中,他就如楠溪江的水,清洌綿長、溫厚包容,在人生中最容易迷惘、最躁動不安的青春歲月里,老師的陪伴也如流水不知不覺中滋養他們的心田。

邵永銀1978年出生于永嘉碧蓮,家里兄弟五人,他排行第三,是村子里為數不多考上大學的孩子。當年,母親靠在溫州市區擺攤賣麥餅供他讀完了大學。2001年,他溫師院畢業分配到溫二十一中高中部當歷史老師。連續擔任11年班主任,工作表現突出被授予“溫州市優秀教師”。就在2014年歲末的一天,他忽然暈倒在課堂——肝硬化晚期,然而很快,他又回到心心念念的高三課堂,回到心愛的學生身邊。

“我們一直在用中藥調理。他很樂觀,總覺得自己還能多扛幾年。很多人難以理解,為什么身患重病還要回學校教書,如果你了解他,就會知道他有多喜歡他的工作,我們實在不忍心讓他在最后的時間里離開心愛的學生……”妻子邵仙麗非常理解丈夫的選擇。

他就是這樣,用樂觀開朗,將苦難磨礪成一粒粒珍珠,散發著溫潤的光。

校園里,滿園桂樹正綻芳吐香。

溫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林慎

相關新聞

  • 聲明:凡本網注明轉載自其他媒體的作品,轉載目的在于傳遞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Copyright © 2009 - 2013 wz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辦[2001]19號浙ICP備09100296號

地址:溫州公園路日報大廈1204室 值班電話: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

尊龙手机版 |尊龙d88就是博--d88尊龙手机app